掉毛怪

安宁辞世

【杰佣】背后灵(幽灵杰克x退伍佣兵)


嗑了好久杰佣,是时候交党费了!

新人发文,文笔渣,私设多,ooc,慎入。




章·前


        当他挥刀斩向最后一个敌人的时候,他看到那人脸上沾满血迹的微笑,和唇里虚虚吐出的“谢谢”两字。随后,他的腹部被相似的短刃洞穿。剧痛席卷全身,奈布踉跄着,揽住倒在身上的敌人,他的同族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……都解脱了……”




章·壹

        浓烈的消毒水气息刺激着他的鼻腔,奈布睁开眼,身下床的触感,以及四周的环境,脏乱的仪器台和沾满血水的各种容器,一间环境糟糕的手术室,他断定这是家黑诊所。

        床边的女人穿着护士服,正在摆弄一截腿骨。她停了动作: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    虚弱且嘶哑的声音在喉头摩擦:“水……”奈布咳嗽了几声,医生端上一个老旧的不锈钢杯,扶住他的头,将水送进他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 “麻药没过,所以你不觉得疼。”她缓缓抬高杯口,“但你腹部伤得很重……不如说哪都很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 医生用袖口抹去奈布嘴边的水渍,“旧伤太多,你早就该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奈布舔了舔唇,嘴角勾起一丝弧度,“是啊。那你是地狱的使者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医生收起杯子,“你的搭档眼光不错,竟然能找到我,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。”她的眼睛里多了几分自傲,“明天你就能下床。”

        她带着腿骨离开了。可是,搭档是从哪冒出来的?麻醉后的记忆有些模糊,但奈布知道,自己从来都是独自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 窗外夜色漆黑,乌鸦开始啼鸣,铿锵有力的脚步声从木制的走廊上渐渐靠近,最后停在手术室外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他不会要敲墙吧?这只有块破帘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 奈布思考着那人停步的原因,随后便传来“叩叩”的闷响,那是敲打木墙的声音。接着帘子被拉开,那人摘下高帽,灰白色的面具将脸遮挡得严严实实,却掩不住从眼睛里渗出的凛冽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啊……这个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 胸膛里震荡的心跳声逐渐加快,奈布看着那人越走越近,破损的西装在昏暗的光线下柔和了边角。空洞的面具被摘下,奈布尚未看清他的容貌,混着香气的血腥味就席卷了他的鼻腔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吻,落在他的嘴角。

       那人微笑着,蓝色的瞳孔映出奈布惊愕的脸庞。

       “杰克……你的……幽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——TBC——